會員登錄 - 用戶注冊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 網站標簽 歡迎訪問我的網站(51zixw.cn),專注提供最新資訊!
當前位置:主頁 > 日語自學 > 正文

教授驚呆!離開日語詞中國人還能開口說話嗎

至尊許仙,無限挑戰e309,徐小惠,烈炎劍豪,李毅大帝傳,情亂艷花錄,成都琴鳥,集合虔誠者,嗡嘛呢唄嚒哄舍,冷總裁之惹火寶貝
時間:2014-05-05 來源:未知 作者:未知 閱讀:983 次

  一種“純潔”的語言是已經死亡或瀕臨滅亡的語言。血統不純、對外開放、具有包容力的語言通常有強大的生命力,當今世界上流行的主要語言都具備這個特征,無論英語、法語、西班牙語、德語、日語還是俄語,外來詞不斷給他們注入新鮮血液,使其表達越來越豐富。

  我們的漢語“純潔”嗎?當然不,如果它很純潔它早就死了。 漢語曆經兩三千年發展,不斷注入“外來詞”的新鮮血液,形成了今天的“現代漢語”,它同樣是一門包容性很強的語言。

  往古代說,希臘語、波斯語、梵語、阿拉伯語、滿語、蒙語、藏語、突厥語等語言均為漢語輸入了豐富的外來詞,其中影響力堪稱空前的自然是伴隨佛教傳入中國的古印度語言——梵語、巴利語,以及西域的吐火羅語,通稱“佛源外來詞”。

  除佛源外來詞以外,其它語言向古漢語主要提供了地名、人名、物名、官名為主的外來詞,大部分已成為“死詞”或“偏詞”,離我們的日常生活相去甚遠。來自突厥語的“罽毼、氍毹”別說使用,看見了得先問:“這字兒咋念”?來自蒙古語的“火兒赤”、“達魯花赤”、“把都兒”,也讓裏一咯?:大哥,啥意思?

  不過少部分我們今天還在用,如:獅子、苜蓿、狻猊、石榴、沙漠、胭脂、騾驢、琵琶、胡笳、箜篌、麝香、橄欖、檳榔……匈奴也為咱貢獻了今天頻繁使用的“駱駝”,不太使用的“單於”;西南夷為漢語帶來了“孔雀、蜀布、翡翠”等常用詞彙。

  古印度文化伴隨著佛教傳華而來,對中國的文學、哲學、教、建築、藝術產生深遠影響,體現在語文方麵即是古印度語言的詞彙大量被進口,漢語得到一次“涅槃”,從單音節詞為主逐漸向雙(多)音節詞為主發展,出現了海量的抽象詞彙,使漢語可以表達更豐富的思想,更抽象的概念。

  佛源外來詞輸入中國的過程持續五六百年,是漢語第一次大規模引進外來詞,相當多的佛源詞已超出教、哲學範疇,不斷化,融入我們日常生活,佛源外來詞是古漢語外來詞的戰鬥機,如:

  “菩薩、羅漢、閻王、涅槃、世界、、報應、劫難、、覺悟、境界、普渡、?那、姻緣、智慧、輪回、三昧、懺悔;佛教成語我們同樣耳熟能詳:一塵不染、六根清淨、心花怒放、天女散花……”

  順帶一說,滿族建立最後一個王朝,來自滿語的詞彙因融入時間距今不遠,有些詞彙還是為廣大群眾耳熟能詳,如:薩奇馬、格格、貝勒、貝子、包衣、阿瑪、額娘,近年火熱的清宮戲對這類詞彙的推廣功不可沒。另一些滿語詞則殘留在和東北方言中,如:波棱蓋(膝蓋)、胳肌窩(腋下)、馬虎眼、疙瘩、埋汰、各色、旮旯、咋呼、磨嘰……受益於東北曲藝的發展,這些詞近年亦有所普及。

  漢語在近現代再次得到涅槃,第二次大規模引進外來詞始自鴉片戰爭之後,是清末民初,英語、日語、法語、意大利語、西班牙語、俄語詞彙蜂擁而至。

  當中影響最大的是英語和日語詞彙,僅從數量上看,現代漢語的英源外來詞數量位居第一,約有3千多條,日源外來詞數量位居第二,約1千多條(八十年代的統計);但不得不指出,英源外來詞大多數已是“死詞”和“偏詞”,而日源外來詞幾乎都是“活詞”,抽象詞彙的比例相當之大。

  “休克、仙客來、沙發、吉普、席夢思、尼龍、白蘭地、迪斯科、幽默”,這些英源外來詞已融入我們生活,可能除了“休克”這個音譯詞很容易被忽視外來屬性,其它的稍加留意還是能察覺。

  有大量的英源外來詞已經死掉,或隻限於在極專業的領域使用。我們今天不會再把“Violin”稱為“梵婀玲”,而用“小提琴”來替代;也不再把“胰島素”稱作“因蘇林(Insulin)”;“基爾特(Guild)”也被“中世紀行會”所取代;“盤尼西林(Penicillin)”大家都叫它“青黴素”;“陰丹士林(Indanthrene)”作為一種化工染料的名稱還在使用,不過離我們日常生活甚遠。

  現代漢語日源外來詞規模之龐大,使用頻率之高,地位之特殊,與中國人日常生活之緊密,中國人對其外來屬性之“遲鈍”,不敢說“絕後”但肯定“空前”,日源外來詞堪稱現代漢語的“戰鬥機”。

  日貨在生活中已然無孔不入,防不勝防,主張拒用日貨者很難不中招,100%不用日貨似乎很難,但真做到了也並不影響正常生活。

  另一種“日貨”—— “漢語日源外來詞”,與中國人的日常生活已高度融合,離開這些詞彙,中國人將無法開口說話。這並非指中國人會變“啞巴”,而是稍為複雜的知識和信息,離開這些日源外來詞,根本無法交流。

  剔除現代漢語的日語詞彙,最嚴重的是黨將無法進行思想、理論教育,學生上不了課;沒法撰寫工作報告;、經濟和科技領域的朋友們靠勢也無決交流問題。

  有這麼誇張嗎?那我們可先做一個純潔現代漢語的試驗,以剔除日語詞為主。

  假設,你上大學的時候泡到老家一個讀高中的漂亮妹妹(身邊朋友中這種情況很普遍,而且都結出了愛情的結晶),在大學裏,你寢食難安,對她日思夜想。有陣子,她接你電話越來越少,你決定搞一個說來就來的約會,發了一個短信就打飛機回家了。結果人家不接你電話,憋壞了的你發去下麵這封信:

  “寶貝,好想你啊,每一個細胞都想你,在學校時,不管上憲法課還是刑法課,教科書裏到處都是你的容貌。作為一位班幹部,我已無心學習,任何講座不參加,很多科目已經掛掉,遭到了教授嚴厲批評。

  但是我認為,生活中沒有你,人生就是悲劇,學曆和學位又有什麼意義。這次我跑回家來看你,打電話你怎麼總是不接?對於墜入愛河裏的我來說,太殘忍了,我失戀了嗎?今晚七點,在廣場南邊的仙客來美容院廣告牌下等你。我偷了我媽的信用卡,嘿嘿,借花獻佛,準備帶你消費一下,我還買了好多化妝品送你……你能來解放我嗎?”

  若我們用“滴滴”來替代日語詞,用“嗒嗒”來替代梵語詞,用“啵!眮硖娲⒄Z詞,會是什麼效果,請看:

  “寶貝,好想你啊,每一個滴滴都想你,在滴滴時,不管上滴滴課還是滴滴課,滴滴滴裏到處都是你的容貌。作為一位班滴滴,我已無心學習,滴滴已荒廢,任何滴滴也不參加,很多滴滴已經掛掉,遭到了滴滴嚴厲滴滴。

  但是我認為,生活中沒有你,人生就是滴滴,滴滴和滴滴又有什麼滴滴。這次我跑回家來看你,打滴滴你怎麼總是不接?對於墜入嗒嗒裏的我來說,太殘忍了,我滴滴了嗎?今晚七點,在滴滴南邊的啵啵啵滴滴滴滴滴牌下等你。我偷了我媽的滴滴卡,嘿嘿,嗒嗒嗒嗒,準備帶你好好滴滴一下,我還買了好多滴滴滴送你……你能來滴滴我嗎?!

  你的漂亮MM收到這封來信後,終於給悲痛欲絕的你回了一封信:

  “小親親,原則問題啊,任你說得天花亂墜,我還是出不來。別小心眼嘛,樂觀一點,給我一點空間,最近我成了世界上最忙的人,時間太緊了,約會很不方便。就要會考了,我的地理、化學、物理、生物、、曆史都還沒複習完。

  文科讓人好頭疼,馬克思的哲學和經濟學好難理解,史好難背。體育一向不好,每天早上去運動場跑步;晚上要看新聞聯播,聽時事,背總理的工作報告和大八大資料要點,學政策;周六上藝術課,周日上芭蕾舞課。我要為考上大學的目標而奮鬥,做一個有文化的,將來才有立足社會的資本。我需要一個好的學習環境,作為法律係大學生你也要好好學習呢……親,這段時間,你一定要憋住,不要犯罪,別被叔叔去喔!

  接下來,繼續用“滴滴”替換日語詞,用“嗒嗒”替換梵語詞,用“啵!碧鎿Q英語詞,用“吧吧”代替日源屬性存爭議的詞,是這個效果:

  “小親親,滴滴問題啊,任你說得嗒嗒嗒嗒,我還是出不來。別小嗒嗒嘛,滴滴一點,給我一點嗒嗒,最近我成了嗒嗒上最忙的人,滴滴太緊了,約會很不嗒嗒。就要會考了,我的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都還沒滴滴完。

  滴滴讓人好頭疼,啵啵啵的滴滴和滴滴滴滴學好難理解,滴滴史好難背。滴滴一向不好,每天早上去滴滴滴跑步;晚上還要看吧吧聯播,聽滴滴,背滴滴的滴滴工作滴滴和滴滴的要點,學滴滴;周六上滴滴課,周日上啵啵舞課。我要為考上大學的滴滴而奮鬥,做一個有滴滴的,將來才有立足滴滴的滴滴。我需要一個好的學習滴滴,作為滴滴係大學生你也要好好學習呢……親,這段滴滴,你一定要憋住,不要犯罪,別被滴滴叔叔滴滴滴去喔!

  如果剔除了日源外來詞,看得懂嗎,為什麼會這樣?

  這緣於明治維新以後,日本開始大規模譯介著作,而中國在清末民初也進行了一次大規模譯介日語著作的運動。日源外來詞在現代漢語的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常用術語中擁有極重的份量,尤其每個中國大陸人必學的“馬克思主義”,其術語絕大多數都是日語詞。

  這些日語外來詞的誕生通常有兩種方式,一是日本知識把古漢語的“死詞”或“偏詞”賦予新義,對應術語將其用活,然後我們引進後變成日常用語;一是日本人用漢字創造新詞,對應術語再傳入中國。

  日本明治初期的大啟蒙家西周是個造詞大師,他創造的“哲學、藝術、科學、技術”等大量詞彙今天已滲透到我們的日常生活,而他也是最早使用“社會主義”這個詞的人。

  清末黨人以前把自己的反清行為稱作“”、“起事”、“光複”,孫中山日本看到當地報紙稱:“支那黨首孫逸仙抵日”,頓覺眼前一亮,從此采用了“”一詞並在黨人中推廣使用,瞬間就有了高大上的感覺,國民時代這個詞在全國得以普及。

  其實,“”一詞出自《易經》:“湯武,順乎天而應乎人!”但這個詞已在中國人生活中消失,日本人采用此詞對應英語的“Revolution”並賦予現代意義,將其用活。

  再如“經濟”一詞,古漢語中也出現過,《宋史·王安石傳》寫道:“朱熹嚐論安石,以文章節行高一世,而尤以‘經濟’為己任”,這裏是指“經世濟民”的意思,泛指參與,治理國家。日本人用“經濟”一詞對應“Economy”,賦予新義,傳入中國成為日常用語。

  中國知識曾嚐試過自創新詞以對抗,在與西源外來詞的鬥爭中,如前所述頗有一些斬獲,原先音譯的部分西語詞逐漸被淘汰,但在與日源外來詞的角逐中,幾乎全麵敗下陣來,尤其是日本人意譯自西語的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新詞,簡直所向披靡。

  梁啟超起初堅決反對用日語新義的“”一詞,而主張翻譯成“變革”,但他本人聲望再高,卻也鬥不過時尚,隻得妥協,最終他自己還寫了篇文章《中國曆史上的研究》。

  國民黨的知識份子較早密集關注的社會主義及共產主義,宋教仁曾用“富紳”,朱執信曾用“豪右”一詞翻譯過“Bourgeois(資產階級)”,但都普及不開;朱執信還反對用當時的日語詞“紳士閥”來翻譯“Capitalist(資本家)”;最終還是日語詞“資本家”和日語組詞組合而來的“資產階級”勝出。

  中國人用“格物學”或“格致學”來翻譯“Physics”,最終卻敗在了日語詞“物理學”的手下。更典型的案例就是民國初年,中國知識曾用“德謨克拉西”翻譯“Deemocracy”,用“賽因斯”翻譯“Science”,即我們所熟悉的“德先生”和“賽先生”,這兩個中國人自創的音譯詞並未普及開來,如同曇花一現,很快被日本人創造的日語詞“”和“科學”所代替。

  陳望道應戴季陶的邀約,從日文版翻譯了首個中文版的《共產黨宣言》,伴隨著這類文獻的傳播,中國人早期所使用的“集產主義”或“均產主義”,“集產黨”或“均產黨”也被日語詞“共產主義”和“共產黨”所替代。

  另一類“日源外來詞”存在爭議。自明朝末年始,傳教士來華活動,翻譯了大量教和哲學書籍,還有少量科學著作,他們也創造了不少新的漢語詞彙,如:天主、、聖父、亞當、耶穌、十誡、、造物主、祈禱、救世主、讚美、愛慕、受難、複活、罪惡……

  意大利傳教士利瑪竇等人創造了“幾何、人類、文學、數學”等詞彙,可這些詞在中國並未傳播開來,鮮有人知曉,而日本人在譯介著作時,同樣參考了傳教士翻譯的漢文書籍,部分詞彙直接借用傳教士的,先在日本將其用活,然後這些詞彙通過清末民初譯介日本文獻傳入中國,並且得到普及。這些詞可不算作日語詞,但日本卻有盤活與傳播之功。

  日源外來詞第二次大規模登陸中國大陸,是開放之後,經過港臺中轉很快就與我們的生活融為一體。我們要“登錄”招聘網站去“求職”,每年都過“黃金周”,經常上網看“寫真”和“動畫”,在BBS“吐槽”……

  語言的詞彙博弈有個特征,不以任何力量和觀念的意誌為轉移,誰勝出誰落敗,人為的幹預幾乎沒有作用,廣大民眾在日常使用中自會讓某些詞“活下來”,也會讓某些詞“死過去”。(文/段宇宏)

(責任編輯:admin)

關鍵詞:

熱點內容
26uuu亚洲综合色,亚洲性图片区综合日韩偷拍,大香网伊人久久综合网AV,日日夜人人视频,欧美生活性色